dreaming-forever

summertime sadness

樱花流【双黑】【中太or太中?】【虐】

有虐,慎入。

bgm:桜流し-宇多田光




 ·樱花流·

 

One·

 

 

  太宰死了,很正常。

  他渴望着死亡,追求着死亡,寻找着死亡,期盼着死亡,每当谈到死亡时他都会热血沸腾,而他的灵魂也仿佛填充了对于死亡的希冀。他会用戏谑的话语来讽刺他人,会用一张满不在乎的面孔来掩饰他人,还会用聪明的头脑来捉弄他人,还会用自杀的言论来迷惑他人殉情。

  他是个疯子,天才。

  他的声音与容姿是那样挺拔,牢牢的立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他手上的绷带一直缠着,从未拆下,让人不禁好奇那重重叠叠的白色绷带下是否藏着什么秘密。白色的布条像是荆棘一样蜿蜒在他心中,他用白色的,绵长的,狠绝的绷带隔绝了他人与他的距离,将人拒之门外。

  而当他最后一次见到那人时,是在某个擦肩而过而又多情的春天,樱花飘散在这个被黑暗与血腥充斥的世界里,显得突兀和不自然。那是横滨,市港口黑手党的盘踞地,也是黑按爪牙蠢蠢欲动的森林,是让人绝望的钢铁丛林。而那春天竞相绽放的樱花却为这个城市增加了一种柔和之感。

  他依稀记得,那是一个被樱花的粉色填满的天光下,那人穿着米黄色的风衣,带着一股清冽的香气,与他再回了。

  太宰和以前一样,有着一副欠揍的嘴脸和让人恼怒不起来的微笑,还有那仿佛山痕累累的瘦弱身躯,就连宽大的风衣也掩盖不住他的苍白。

  那个换身缠满绷带的人挥挥手,说道:“又见面了,小矮子~~”

  ——而他们像往常一样,互相找茬,调侃,挖苦,嘲讽,欢笑。就像以往一样。可当他盯着那人的眼眸看时,却发现了那双深色眼瞳中却多了一份柔和,少了一份狠厉与阴郁,他好像变了。变得似乎能与他人相处了,变得更加温柔,变得更加会在意别人想法了。

  可是,这并不是当初的太宰治了。

  当初的他,可没有那么温柔的灵魂,他的身心被黑暗与鲜血所包围,就连瞳孔里也包含了对世间深深的厌恶。

  他问他,你还在坚持每天自杀么?

  他回答,啊前面有条河风景不错我们要不要在那里试试入水啊。

  啊,至少有一点是一样的,追求着死亡。

  那簌簌飘落而下的樱花不知何时飘摇起来,那点点淡粉色坠落在马路中的水洼上,溅起圈圈涟漪。他望向那个求死之人的眼眸,却有种深深的疏离感,那并不是他们之间的冷漠与隔阂,而是那无法跨域的立场沟壑。

  他还记得以前的太宰虽然不像现在这样,那样沉郁,手段狠辣,头脑精明,那白色的绷带缠绕在他的左眼之上,盖住了那晦暗无半点波纹的眼眸。可当时至少他们是搭档,是最嫌弃对方却也是最强的搭档,也是人见人怕的“双黑”,他们是威慑与恐惧的代名词,可是他们虽身处这种惶恐之中,却并无半点孤独的感觉。

  那是因为,他想着,那个缠着绷带的人,是他的搭档,是他的损友,他们离开了对方就不能称为双黑。他们虽然都是看惯了死亡与孤独的人,可是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就不会孤独了。

  那时候的他们喝着山崎威士忌,在寒冷肃杀的夜晚中用酒液来迷惑自己的内心,身下苦苦哀求头破血流之人,他们斩而除之。

  可是现在并不这样了——情怀?友情?立场?全他么妈是狗屁。

  那人贱兮兮而又让人恼怒不起来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闪耀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真的当时很想凑那张脸上打一拳说,他妈的太宰,你这些年都滚去哪了,都去哪儿泡妞了?我很担心你你知道吗?

  可是到了嘴边却成了:太宰你知道么你当时退出组织后我开了一瓶帕图斯——对就是那贵的死人的玩意儿,用来庆祝。

  那人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笑容刺眼而又绚烂。

  樱花落下的某一瞬间,或者有是某一刹那,他的余光扫过那站在樱花雨之下的人,看到了那人被樱花所模糊的面容,有一瞬间的失落。

  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或者是眼花了。

  而这时风从鼓膜边吹过,带着樱瓣飘向远方的春风,却模糊了那人说的一句话,他只看见那人的唇瓣张合,却听不见那人的声音,也许是周身的人群太过嘈杂,或许是那一瞬间的耳鸣,再或许是那恼人的风声,他的那句话就这样淹没在了风之中。

  他说什么呢?

  他没听见,当他再次开口询问那个古怪的人时,那人却摇摇头,说没什么,你可能是看错了。

  兴许真的是看错了吧?只是那一瞬间的恻隐之心,那一瞬间的眷恋,那是一瞬间的哀伤。全都,葬送在樱花之中了。

  

Two·

 

 

  而就在昨晚,他收到了通知——

  太宰治死了。

  这是太宰以前的部下芥川发过来的简讯,他说,太宰先生死了。

  他盯着手机屏幕,呆了好久好久,才突然笑起来,在暗暗嘲笑自己,太在那混蛋怎么可能死,他还要等着被我杀掉呢!他有些怀疑,今天难道是愚人节吗?为什么一向认真做事冷漠的芥川会给他发这种荒唐至极的简讯?是啊,那个每天嚷嚷着上吊自杀却没一次死成的太宰治,那个一个人带着负伤的他冲出敌人大本营的太宰治,最欠揍最傻逼的太宰治,最优雅的黑暗杀手,太宰治。

  怎么可能死?太可笑了。

  他一口气喝光了啤酒罐里全部的酒,满嘴酒气的他给芥川回了一条短信,用的是很粗鄙的话语,意思大概是,你是在逗我么太宰治那混蛋怎么可能死?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了手机,又开了旁边一罐啤酒,带粗糙干涩的质感灌入喉中之后,他重重的咳嗽了几声。他很少喝过这样廉价的酒,喝过这样干涩的酒,他以前从不喝这样的酒,真难喝。

  接着,手机振动,那是来自芥川的一条短信,可是他不敢看。

  他不敢翻开那条简讯,不敢看到那几个字就这样判断一个人的生死。怎么可能呢?是不是,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死,就算不看简讯也肯定知道,芥川那个家伙一定是在愚弄他,跟太宰一样,喜欢愚弄别人……

  这是,骗人的,肯定的。

  他在心中这样告诫自己,又开了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下去。

  骗人的,肯定是骗人的,骗人的骗人的骗人的。

  都是骗子。

  都是,骗子。

  那浓烈的、冲天的酒气埋没了他的五感,他渐渐的,听到某个人在哭泣,那个人哭的那么撕心裂肺,哭的那样凄惨,就好像是自己即将被杀了一样绝望的哭泣。当时他还完全没有注意到,可当他的舌苔上缠上了一股咸涩的苦味,才渐渐的,慢慢地发现。

  那是泪水的味道。

  那是自己在哭。

 

Three·

 

 

  到了深夜,他才敢翻开揭穿的那条简讯,简讯上面说——

  太宰他并不是自杀的,而是为了某一个人,为了芥川和那只人虎而死的,那人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元气而清爽的去死,死的很惨,连全尸也没有留下。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明明无数次将自己生命价值所抛弃的太宰,草菅人命的太宰,竟然会为了他人去死。真可笑,真可笑。

  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可是他却笑不出来。

  因为什么呢?也许是自己太过悲伤了吧,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会为了那个在心里诅咒过无数次的青花鱼而悲伤落泪,明明在自己双亲被杀时,他还没有哭得这样伤心。

  这算什么呢?兔死狐悲?

  他轻笑了出来,望着手机屏幕上可笑而又正经的语句,心中苦涩翻腾。

  是什么时候呢?是什么时候太宰开始注意起每一个人生命的价值的呢?或许是那只人虎出现的时候,又或许是当他退出港口黑手党的那一天,那个黑暗的太宰,就不复存在了。

  他教育人虎的方式和教育芥川的方式完全不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与之前的孤独阴郁完全不同。太宰他在改变,所有人都在改变,变得更完美,只有他,只有他还停留在过去的回忆中,无法自拔。

  有人说,正因为回忆太过美好,所以人们在更愿意活在记忆里,而不愿活在当下。

  他之前的回忆也并不算美好,可以算得上是凄惨,可是他从不悲伤,因为已经悲伤惯了。而太宰呢,他也不是什么“黑暗中的一束光”,他是黑暗,是最深沉最浓郁的黑暗,可正是因为中原中也他太孤独了,也只能和太宰这样黑暗孤独的人一起生活在夜空下,因为他的生命中没有太阳,只能与黑夜为伍。

  可是但他连黑暗也没有的时候,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我的生命中没有太阳,只有黑夜。但是我并不是一无所有的,因为我有着充当太阳的东西,尽管那并不如太阳那样温暖明媚,不如阳光那样温暖人心,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

  他这样想着,望向了最深邃的夜空,那一轮巨大的圆月依然挂在遥不可及的天空上,月光从窗外洒进来,照亮了他的双眸。

  他说,太宰。

  太宰肯定还活着,在愚弄着世人,只不过这次玩的大了些罢了。

  是吧?

  

Four·

 

  他真的死了。

  太宰的葬礼,简洁而又肃穆,灰色的天空下那个年轻的太宰死去了,为了他人而死。多么勇敢多么善良啊,警察更应该给他立一块英雄纪念碑。

  他带着最后一枝玫瑰,走到了那人的棺椁前,望着棺材里那张年轻而又苍白的脸庞,悲伤袭来。太宰的葬礼举行在教堂里,那里有圣洁的花色玻璃和圣女天使的祝福,还有神父为他所念得悼念词。

  有人说,如果人的一生没有做过什么罪恶,那他的灵魂就会升入天堂,可是太宰他的灵魂实在是太过肮脏和血腥了,或许连地狱也下不了。

  圣洁而肃穆的仪式并不冗长,过了一会,神父在死者的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在做了最后的祷告后,钉上棺椁。

  那黑色的,肃穆的灵车开向了墓园,那里,是那个彷徨孤独的灵魂唯一的归宿。

  而他望向那用白色花圈和黑色幕布所构成的墓地,深蓝色的瞳孔里没有一丝波纹。

 

  “啊,太宰,你他妈真是个混蛋。”

 

  他在心里骂道,眼泪流至嘴角。

 

Five·

 

 

 

  又是一年樱花开,樱花在风中飘飘摇摇宛如梦幻,就想盛世的彼端那样,难以接近。

  他又想起了,那个在樱花下的会面,是那样遗憾和美丽。

 

【刚刚盛开的花就这么凋谢

你说着今年也好早呢

如此伤感地注视着

是那么的美丽

如果能看见现在的我

会怎么想我

失去了你孤伶伶活着的我

Everybody finds love

每个人都找到了爱

Everybody finds love

每个人都找到了爱

In the end

在终结之时

In the end

在终结之时

如果今天在你所守护城市的某个角落

也能听到新生婴儿健硕哭声的回响

你也会很开心吧

那是我们所延续的脚步声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不能相信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还什么都没告诉你

还什么都没告诉你

刚绽放的花朵就散落飘零

是静静注视着的树木百无聊赖吗

无论多么害怕都不会转移目光

世界的尽头爱就在那里】 


the end。

=====================================

短小的一篇,如果读到这里的人,谢谢了。毕竟是第一次在这个圈子里发文,多多指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5)
©dreaming-for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