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ing-forever

summertime sadness

追忆(老年朱雀请注意,短篇,发生在零镇几十年之后)

·ooc注意

·许久没更文,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最近实在没有灵感。

·年老朱雀注意。

零れる、桜越珍珍。

  君は浮世上、何の長生もないの?

忆昔春芳日、かつてうかがう2の桜。

  秋に零れ落ち尽くし、寂寥の念にたえない。

春から群の花を、秋には紅葉翔。

  山桜が開いてまた落ちて、私は世の無常を訴える。

私の命は無常で、修短分からない。但願在世時憂患莫频催促する。

==============================================================

 

 

  

  他是一个很奇怪的老人,

  一个住在这个偌大的房屋内,没有儿女。

  有人猜测他是个鳏夫,中年的时候亡了妻儿,就一个人找到了这个地方,住下了。可是这里可不普通人能住的地方,听说这里是前日本政府的官邸,而现在改建成了一个别墅区。还有人猜测他是个日本富豪,因为情场失利而留在了这样的地方。

  ——而在经历了布里塔尼亚殖民一段时间之后,大部分的建筑物都变成了现代化的欧美风,只有他的院子很奇特,弥漫着一种属于日本的古老气息。

  最让人奇怪的,莫过于是开在他家后院的那一片向日葵花田和那颗巨大的樱花树了,一个老人养花很正常,但他却养了整整一大片,向日葵开的时候,金黄色盖住了视线,像是金子般在阳光下闪耀着,真的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老人所办到的。

  他不喜和别人说话,只会用那双狼一般的绿色眼眸盯着别人的脸看,让人心里发毛,他从不会加入别人的谈话和讨论中,于是不受人欢迎,总被邻居家的孩子指着鼻子说:“大灰狼。”

  可他从不生气,也没有任何表露,只是淡漠地、冷冷的、仿佛周围一切和他分隔开一样,注视着这世界。

  但是不管怎样猜测,他还是这样一个人,孤僻、冷淡、苍老,甚至还很可怜。

  而当初邻居所流传的风言风语渐渐被时间抹了去,他也就这样在这样一个地方待了一年又一年,待到白发苍苍,人心也同样老去了。他的双目不再像以前一样锐利了,而是一点点变得混沌起来,这是一个老人很正常的变化。

  可是那一片向日葵花田和樱花树却一年又一年茁壮着,盛放着,似乎在阐述着这个年老老人的沧桑之心。

  他以往的年轻不再,剩下只有苍老的身躯和佝偻的背,只剩下银发和皱纹,再也没有战火和悲伤染指这片净土,所有的悲伤都被遗留在身后,仿佛凝缩在这个老人身上。

  也许是太冷了,他颤颤巍巍地从茶几上端起一杯清酒,抿了一口,微微暖了暖身体之后,他直起身子,用那双布满皱纹的双手抚摸了一下蹲在旁边的一只猫,他的手轻轻抚摸着猫的皮毛,一次又一次。

  他总会养着猫,猫却从来不会喜欢他,但是他只有在抚摸猫的时候才会流露出那一抹温柔,让人不再觉得他是那样冷漠孤僻的人了,而那只猫已经换了很多只了,每只猫都会老到皮毛稀疏、牙齿掉落的时候才死去,他又会安葬好一只只猫,将它们的尸骨埋葬在那颗巨大的樱花树下,就像埋葬昔日老友。

  可是不管怎么换,他每次只养一只猫,还是有着相同的特征的猫:黑色斑驳的皮毛,有着绿色眼睛、还有一个大大的黑眼圈。

  而他每只猫都叫,亚瑟。

  

  又是一年樱花开。

  樱花瓣徐徐飘落在一个老人布满茧的双手上,

  他坐在玄关边,看着花开花落,往来如此。

  ——老人望着窗外斜斜下着的春雨,陷入了沉思……

  零散的花瓣坠落地面的水洼上,溅起一圈圈涟漪,指尖的空气是那么冰凉,他用手搓捻着花瓣,樱花独有的香气染上鼻尖。

  直到,那抹绿色窈窕的身影闯入的视线内,他愣住了。

  那一个人踏着细雨而来,那人站在雨中,撑着一把油纸伞,眼瞳是那么耀眼的金色,那抹绿色的身影在斜斜细雨中显得有些模糊而遥远了。

  那是一个女人,就这样站在雨中,和他遥遥相望着。  

 “许久不见啊……枢木朱雀。”那女人站在雨里,和往昔一般的声音穿透雨幕,如雨点般打落在他的心上。那两双对望的眼瞳中所包含的是悲哀、缅怀、和惺惺相惜,在这场细雨中的相遇,是那么的刻骨铭心,那早已遗忘的过去被重新翻出,那早已成为朽木的心回光返照。

  过了良久,老人眯了眯眼眸,才开口说道:“进来吧……老友。”

  那女人笑了笑,可是那笑容中所包含的孤独的意味是那么浓,浓的化不开。这女人有着西方人美丽而笔挺的面孔,现在却像个日本女人一样端坐着,一种端庄之感随之动作而泄出。

  “你就住在这里……一个人?”女人轻轻端起一盏茶,抿了抿,用那双金色的眼睛望向老人,隐隐有种怜悯之意,“看来这些年,你也过得不怎么样嘛,所谓的英雄早已不复存在了吗?”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一个接受惩罚的罪人罢了。”老人苦笑了一声,望向那窗外斜斜细雨,轻声说。

那女人望着他,也笑道:“看来你还是没有走出来啊……没有走出悲伤的轮回啊。你一个人……肯定会很孤单吧。相比于你,我还算是好多了,至少我去了许多地方,看了很多东西。”

“现在的世界……真是很棒呢,相比于之前。”

 “那你呢……你这个不老不死的魔女,不会感到孤单吗?”他问。

“肯定会啊,虽然时间会流失,心会老去,可是孤单可从不会消失。”那女人歪了歪头,一缕绿色碎发从颈间垂落,盈盈一笑,可尽是苦涩。

“看来我们……都一样啊。”

天地幽暗,细雨倾泻。

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却有着同样的沧桑和孤独,他们想孤独的怪物一样互相凝视着,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神情,似乎都包含着时间流逝的沧桑。

过了许多年了,你还是没有变的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孤独而阴郁,像个孤狼。

——只不过,这句话却早已埋没在雨声之中。

 

“那么跟我讲述一下吧,你的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23)
©dreaming-forev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