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ing-forever

summertime sadness

你指尖的温度(以娜娜莉视角叙述)

 ·ooc注意


·配合bgm:young and beautiful-lana del rey食用更佳


·有虐请注意


·在下竹子,欢迎评论。


·一·


 


  而在那静谧的午后,阳光温暖的触感还是记忆犹新。


  还记得当初蝉鸣聒噪,风丝毫吹不起沉重的树梢,阳光从树叶间洒在石板椅上,你踏着林间的小石板路走来,你轻轻推动着我的轮椅,路上似乎有着小石子,轮椅在路面上推动时有些磕磕绊绊。而你穿着洗得发软的水手服,袖口边漂浮着洗衣粉的味道。


  “对不起让你等那么久啦,娜娜莉。”你这样说着,便抓起我的手,放了什么的东西在我的手上,痒痒的,还在我的掌心爬动。


  即使这双眼眸看不见,但我依然能感受到你温柔的目光穿过我眼前的灰霾,直直照射在我的心间,你用纤细的手指捧起我的脸庞,脸上似乎满溢着微笑。


  我有些害怕,有点想撒手,可是你却抓着我的手,我便不再害怕了。


  “这是什么呀。”我还是出于好奇,开口问道。


  “是蝴蝶哟,翅膀已经折断了。不过很漂亮。”你轻声说,用手轻轻摆圝弄这手中的蝴蝶,“它很美丽呢,有着鲜蓝的羽翅,哦对了,还有浅绿色呢,多么美丽。不是么?”


  “那一定很美丽。”我说,顺便拨圝弄了一下蝴蝶的翅膀,“只要是哥枽哥认为美丽的,都肯定是美丽的。”


  你揉了一下我的脑袋,从指间传来的温度是那么温馨,让我感觉我还活着。我一直贪恋这份温暖——从一开始便这样,这是仅仅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温暖和幸福,这是多么美好。那个聒噪蝉鸣的午后,是我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日子。


  “娜娜莉,你想喝点水么?”你温柔地问道。


  我不敢应允,因为我怕会让你离开我身边,我不希望一个人,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黑枽暗中。而你似乎感觉到了,轻声细语安慰我说:“放心吧,我不会走远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娜娜莉。”


  我还是很犹豫,可是我的喉枽咙像是被炭火炙烤过那样干燥,我还是应允了,你掌心的温暖缓缓抽枽离我的手,那夏日耀眼的阳光像是瞬间离去了一样,我失神了片刻,想去抓圝住你的手,可是还是错过了。


  记得在那一天,我等了很久很久,等到我连意识都模糊的时候,哥枽哥才回来,他粗喘着气,摇醒了我。我好像无意识地做了很多事情,我好像把布娃娃撕碎了,把水瓶摔裂了,你回来狠狠训斥了我一顿,可是我只是在害怕,害怕你会离我远去。


  你将水从我圝干裂的唇圝间缓缓灌入,一种清凉将干燥祛除。


  而当我的手擦过你的脸颊的时候,你的脸明明肿了起来,可是你把脸别过去,又重新挑枽起了别的话题。


  之后我才听朱雀哥枽哥说你是在回来的路上被一群日本小孩围住了,你是被打的那一方,你无力还手,只是死死护着那瓶快要漏光的水。


  我从来没有怎么哭过,在记忆中我只哭过三次,一次是在我刚失明的时候,无助的我只能大哭,而你赶过来,在黑枽暗中宛如一线光枽明,而且那缕微光是那么温暖。


  还有一次就是在这时了,你将皇子的尊严和荣誉完全抛弃,只是为了我。


  我从不是个胆大的女孩,当我在黑枽暗中醒来时,只有你让我感到我不会被那些黑枽暗中的魑魅魍魉所吓到。而在之后的黑枽暗中,我总是在安慰我自己,就算我堕枽入黑枽暗的地狱,但是只有哥枽哥,只有哥枽哥他会在我身后,永远不会离去。


  我还记得那年夏天里哥枽哥的誓言,他说“我不会走远的”,可是他的身影还是消失在了树影斑驳间。


  这只是一个谎枽言。


  可我还是依然执着相信着。相信你不管离开我多久,分离了多久,总有一天你会牵起我的手,用纤细的手指捧起我的脸颊,那是多么温暖多么幸福,我所想要的幸福仅仅限于此。不管别人如何,不管怎么样,我就知道:只要哥枽哥在,一切都会好起来。


 


                                   ·二·


 


  于是,我们到了阿修福德学院,里面学枽生会的大家都是那么活泼,富有着朝气:有着调皮搞怪的米蕾会长,内向可爱的妮娜小枽姐,病弱但是却很平易近人的卡莲小枽姐,还有和你一样温暖的夏利小枽姐。


  哦,后来的还有朱雀哥枽哥,当朱雀洗刷刺/杀克洛维斯皇子的污名时,当我触枽碰到那仿佛溢满阳光的粗糙双手时,我开始明白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多么的不易,一切都是因为你,哥枽哥,这一切才会变得如此美好。


  你带我到这里,让我明白这世间的美妙。


  也许是我太贪心了,想让你在我身边的时间再多点,每次都会要求你讲述睡前故事,因为只有你的声线才能让我在黑枽暗中获得一丝救赎。我们就这样子吧,可以过完整整一生。


  而黑色叛乱之后,尤菲皇姐也死于那场叛乱……


  一想到尤菲皇姐小时候的美好与纯真,那样温柔的人,那么美丽的人,为什么会和“虐/杀”这样的名号挂上钩呢?虽然我们分别了七年,但是那样的温暖的感觉曾陪伴我度过了童年,度过那段可以看得星星和天空的日子。


  而zero……他真的是,正义的朋友吗?我在心中不止一次地咒骂过zero这个人。


  之后我回到了本国,见到了久违的皇室成员们,可是哥枽哥你不见了。


  我曾不止一次向父皇请求让他找到你,还向发起视枽频通话让那时已经身为第七圆桌骑士的朱雀找到你,可住却每次在谈到关于你的事情时都找借口掐断了对话。


  那时的我感到一阵异样,那平时亲枽密无间的朋友现在就像是敌人一样,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当皇女的日子里不像在外面那样辛苦了,还有阿尼亚和基诺在我身边,我很开心,那是那还是比不上在阿修福德的美好与快乐。我多么希望再次回到阿修福德。


 


                                  ·三·


 


  当我再次回到日本那片土地的时候,我才发现那里的就像一个漩涡一样,四处都是战火,日本民众饱受苦难,并对布里塔尼亚政圝府抱有一定的恨意,布里塔尼亚人也一度因为ZERO所带来的阴影而过分歧枽视日本人。


  原来世界并不是我之前所处的那样美好,那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由钢铁构成的世界,人与人从来都不会平等对待,所以我开始对朱雀哥枽哥抱有一定的敬畏之心,是什么样的执念才会让他从一个被人唾弃的日本人成为一个圆桌骑士的呢?那肯定是需要很大的努力才可以的吧?


  一切都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复杂的政枽治,难以捉摸的人心,还有复活的ZERO,蠢圝蠢圝欲圝动的恐怖分枽子。


  但是为了哥枽哥,为了找到哥枽哥,为了实现当时你向我做出的承诺,尽管哥枽哥不在这里了,我还是得接着下去,实现那个美好的世界。


  


                                  ·四·


 


  那一天我真是很震枽惊,百万个民众化身成为zero走向了去往中枽华联枽邦的领土,所谓的恐怖分枽子竟然大胆到敢和中枽华联枽邦建立关系,我简直不知道zero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可是不得不承认zero这样的举动使日本更加清净了,可是国际上的威胁越来越大了。


  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zero,如果你真的那么残枽忍的杀枽害了尤菲皇姐的话,那为什么顾忌我而带领黑之骑士团和民众去向中枽华联枽邦呢?


  而且不管怎么样,那一次正面接枽触zero的时候,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那种似乎快要已满的思念之情——对哥枽哥的思念之情,让我失了方寸。


  你到底是谁?Zero,为什么你明明是个恐怖分枽子,却怀有称霸世界的雄心壮志和才干谋略?为什么你能把人心玩枽弄的那么好,以至于那些日本人枽民都投靠向你?


  又到底是为什么,你的感觉……那么像哥枽哥?


 


                                  ·五·


 


  科内利亚皇姐回来了,她告诉我,哥枽哥你就是zero,现在还活着,而Zero对外声称已经死了,可那只是一个为了安抚黑之骑士团所故意放出的消息罢了。而且她还告诉我关于当时尤菲皇姐被杀的真枽相——


  为什么呢,哥枽哥,我只是想和你一起生活而已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哥枽哥你会成为那样可恶的人呢?杀/死了克洛维斯皇兄和尤菲皇姐,甚至在第二次东京决战上的时候还想杀死了朱雀……一直以来的熟悉感都是真的,zero就是我最爱的哥枽哥,最希望能来安抚我的哥枽哥,支撑着我能在这样黑枽暗的世界中行走的哥枽哥……


   啊,鲁路修,你到底是我的哥枽哥?还是……恐怖分枽子的头领zero呢?你怎么可以那么卑鄙?为什么你可以摈弃所有的情感,向尤菲皇姐下达那样的命令……


  为什么我所做的努力都只不过是你的棋盘上的游戏?


  为什么你会成为皇帝?登上那不属于你的皇位?


  为什么你双手沾满鲜/血却毫不自知?


  为什么这样卑鄙的你会在哪一个夏日的时候只为了一瓶水而活活挨了那么久的打,抛弃了皇子的尊严?


  又为什么?你会和朱雀联圝合圝起圝来取枽缔这个帝枽国,将帝枽国的文化摧毁得一干二净?


  又为什么,你会是我的……哥枽哥?


  究竟假面的那一面是你呢?


  哥枽哥。


                                    ·六·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蓝天白云、美丽的蝴蝶四处飞舞的时候,你穿着一袭白色皇帝服,从宫殿花园的尽头向我走来。那张脸还是一样那么秀丽和精致,只是线条稍微坚枽硬了些,可是我感觉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我那个温柔的哥枽哥。


  而是一个——杀/人狂/魔。


  你是ZERO,杀死了两个同父异母兄妹的人,你还是恶逆皇帝鲁鲁修,你的手上沾了很多很多人的鲜血,但是却还是继续杀/戮着,丝毫不知你脚下血流/成河,横尸/遍野,满目疮痍。


  所以,我应该厌恶你。


  我骂你,因为你卑鄙又卑怯,把真面目掩藏在面具之下,冷眼旁观着他人的血流成河互相厮/杀,然后坐享其成。但是我又无力阻止你,当你向我使用那可恶的Geass之力的时候,我就认定了你是一个戴着温柔哥枽哥面具的杀/人狂/魔。


  但是令人不能理解的,你竟然赢了,赢得了最后一场战争的胜利,但却背负骂名。


  之后你将我囚枽禁在监狱里,几乎没来看过我,在黑枽暗的牢枽房里,只我一个人,只是这一次没有你的陪伴,没有任何人在我身边,四周的黑枽暗如潮水,似乎想把我埋没在里面。  


  可你教我唱的歌我还在一遍又一遍地哼唱着,似乎这样就不会那么害怕了。我堕枽入了地狱,可你没来拯救我。


  我孤独蜷缩在角落里,寒冷的空气从指尖划过,——我想你会处/死我,把我的尸/体挂在城墙上,向蠢圝蠢圝欲圝动的民众宣示你霸道的王圝权。


  可是你没有。


  那一天艳阳高照,你坐在罪恶的王座上,脸上噙着一丝微笑,风吹乱你微长的发枽丝,黑发散落在你的脸边,一切还是往昔的模样,只是人心都变了。


  所有的人枽民都在你的威严下颤枽抖着,而你却坐在用人们血/肉砌成的王座上,笑着。你嘴角的笑容是那么张圝狂那么刺眼,仿佛在嘲笑着这个世界的不自量力。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真的是我的哥枽哥吗?那个会温柔对着我笑的、会为我讲睡前故事的、会在我害怕孤独的时候用掌心的温度安抚我的那个哥枽哥吗?


  可接下来的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ZERO从远处奔来,迅速躲过亲卫队的扫射,在平台上自如地跳跃着,只只在你面前抽圝出了那把刺眼的长剑——


  那一瞬间好像被慢放了好久,我清楚地看见那柄剑刺穿你的胸膛,鲜血一点点在白色的帝袍上蔓延着,像是妖圝艳的花朵,血/腥味四散。


  利剑抽圝出你的胸膛,你滚落王座,躺在我的身边,可嘴角那缕微笑却没有变动。


  我下意识握紧了你的手,就像当初你握紧我的手一样。


  那一瞬间所有的记忆碎片涌圝入我的脑内,那一切都明了了——我知道了,你还是我的哥枽哥,那个温柔的哥枽哥,就算披着杀/人恶/魔的骂名,但是你还是温柔的爱着我的,爱着世界的。


  眼泪夺眶而出——


  我记得你曾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过:“我爱你,娜娜莉。”


  “我爱你,哥枽哥……”我像是想挽救什么一样说道。


  为什么呢,我啊,只是想……和哥枽哥你在一起生活啊,这样渺小的愿望,为什么就不能实现呢?为什么呢?


  你缓缓闭上双眸,指尖的温度在一点点凉下去,那时的我知道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温柔地握着我的双手,用那种目光看着我了。


  我嚎啕大哭,可四周的欢呼声至今如同幽枽灵一样浮现于耳边,久久不会散去。


  我原来是那么傻,永远比不上哥枽哥聪明。


  你的身躯在一点点变得僵硬,一点点变得冰冷,触枽摸你的手掌却再也不会有那种温度。


 


                                   ·七·


 


  现在的我已经老了,我的头发早已花白,原本光滑的脸庞上布满皱纹,但是你始终还在床头边,用你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


  过了那么多年了,你还是那样年轻,你永远的年轻被定格在了那一张张照片上了。我拿起你的某一张照片,想亲枽吻你的额头,可是唇圝瓣触枽碰的却是冰凉的玻璃。


  我成为了女王,接受了你的帝枽国,我成为了王,只是不像你那么孤独。


  每当我从梦里醒来的时候,似乎能感觉到周围都是你温柔似水的目光,目及所处都是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过的向日葵花田,你和我,还有朱雀哥枽哥一起在那像是金子一般的花海中嬉戏着,那在夏日里所散发的花的清香,汗水似乎都是太阳的味道。


  原来,忘不了你的不知朱雀哥枽哥一个人,还有我啊……


  我还记得被你抱在胸前时,那隔着薄薄衣物间所传递的心跳。


  我还记得朱雀哥枽哥被你噎得说不出话来时,我所发出的笑声。


  我还记得就算的视线里什么也看不见,你向我描述周围一切的景象时温柔的话语。


  我还记得最后你倒在王座下,那一抹美丽而又刺眼的微笑。而直至今日,我的床头边放着的那一个相框上,还存留着你的音容。


  你还在向我微笑着。


  我们仿佛还站在夏日里、阳光下、绿荫中,过着无忧无虑的夏日。


  我多么希望再次见面的时候你能牵起我的手,笑笑说:“我们回家吧。”


  而我会抓紧你的手,再也不会松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3)
©dreaming-forever | Powered by LOFTER